纯墨

泉真泉,死不拆,不吃三角,不吃all,不乱炖不乱交。请关爱过激cp厨

【泉真】共犯者


怪盗泉x警服真

※r15

是的就是氪爸爸卡池欠我们的警服小真,但不是武警,大概是管理人力资源或者犯人情报,入侵别人电脑取的资料(警方授权)

ts全员警察,kn全员怪盗设定




“阿木~!穿的这么正式这要去跟哪个美女约会吗”明星笑着打趣游木

因为他今天确实太反常了,平时只穿休闲服的遊木真,竟然穿了西装打了领带,眼镜都换成了黑框。

如此正式的场合,游木看起来也有点开心,大概是什么重要的人吧。明星也变得意外的察言观色了。
今天是跟泉前辈见面的日子,约在一个富家公子承包的画展,这次去不仅是学长学弟叙旧,更重要的是像前辈证明我不是那个他眼中没用的遊木真!

他心想。

“看来真的很开心呢”衣更也感叹了一句。
游木挥挥手:“那么大家,我先走了,今晚的值班就拜托了”

“阿木本来就不是武警嘛,其实留下也没什么用的说……”明星嘟囔着,然后被北斗赏了一记手刀。

这并不影响他出去的心情,反而更期待这次的晚宴与画展



他出去半个小时后,外卖按门铃的声音与警报器同时响了
“遭了”
北斗脸色大变:“knights发出了预告函”
“地点是……?”明星的脑袋凑了过来“这不是阿木要去的画展吗!?”

衣更真绪叹了口气“看来今晚有的忙了……”

在警视厅的无数张小屏幕上,全部显示的是同一张邀请函

「贵安,
今晚我们将在午夜12:00取走的是熠熠生辉的宝石,也是价值连城的钻戒,是八月的烟火也是夜晚温柔的月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knights敬上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遊木真刚刚从画展主人的私家接送车上下来,实际上他跟画展的主人并不熟,只是听说他们是同一所初中毕业的学生,对方既邀请了他,也邀请了同是那所初中毕业的泉

出示邀请函后,就进入了大厅,暖金色的灯光与深红色的地毯,落地窗帘对应。墙上挂着一些历史和风景的作画,大概出自名家之笔。男男女女来回走动着,比起画展,其实这里更像是舞会。

濑名泉就靠在角落的楼梯扶手上,右手拿着一只香槟。在遊木真进门的第一刻,他的目光就紧紧黏在那个人身上了。

遊木真高兴的向那边走去,准备打招呼,又意识到那样做似乎不太沉稳,于是整了整领带又换了一副表情走来。

这些小动作也全数被印在濑名泉的眼里。

游君真可爱。

“嘿嘿,吓了一跳吧,有两年没见我有没有变了许多呢?有没有看起来更加可靠了呢!”遊木真得意的说

“是啊,游君长高了哦,西服也很适合你”泉笑笑。毕竟公共场合他也不可能不顾自己形象的变成痴汉,而且过了两年他也成熟了许多。

学会了许多新的东西。

比如不动声色的调戏他的小情人

“唔吚……!”
“怎么了吗?”
“没、没什么”
刚才好像被谁摸了,是错觉吧,游木想,一个男人有什么好摸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预告函的背面是knights的logo,但从特定角度看却是一副小地图,而且在画展的位置标注了一个红圈。

“啊~……这可麻烦了,要不要打电话告诉真啊”衣更对北斗说
“不”
他们警队的小队长却冷静的决定三人出击,瞒着遊木真,毕竟是他重要的约会。

“阿北真是的,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冷冰冰的啊,就算因为这样才被叫成冰鹰哦!”

然而并没有平时跟他一起装傻的人来接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唉~~?国王大人的命令?”

“凛酱好歹听一下人家讲话啦”

黑发的少年还是慵懒的趴着

“是说什么啊……”

“yes,是个委托”司说“姐姐大人的委托”

“唉?一会杏一会国王大人,究竟是要怎样”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

岚整理着斗篷,“国王大人说的是宝石没错啦,但是这次主要是大家开心嘛,所以都要拿自己喜欢的爱护的东西不是吗?毕竟knights是比较重视个人的团体呀”

“说起来濑酱已经先走一步了哦,我们不快点赶上是不行的呢♪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遊木真和濑名泉在二楼找了张靠窗桌子坐了下来,面对面,地方不大,却够隐蔽,每个桌子也围绕着落地的深红帘子,如果有需要,可以拉起来形成一个密闭的场所。

“为什么不来跳支舞呢,我和游君♪,明明是如此良辰美景”濑名笑着看他

游木久违的感到被看的心里发毛,说着:“不用了前辈……”两个男人跳舞,很奇怪

后半句并没有说出口

“好受伤啊,明明我还是那么喜欢你的……♪”

虽然在这个英俊的男人脸上看不到任何遗憾,只是笑眯眯的注视着自己。

侍者端上了一些高级的配菜,然后退下了
“游君,啊——”
“谢谢前辈,我自己可以来”

被生疏的拒绝后,泉的确变得有那么一点点沮丧了。

看出了这点的真急忙说到“不过前辈很擅长做饭呢,很好吃哦!虽然就吃过一两次”

“游君想吃的话下次再做给你”泉替他擦了擦嘴角,起身的动作带起了落地窗帘,顺便将帘子拉上了。

现在两个人置身于与大厅隔离的私密小空间了

“游君毕业以后是在做警察,对吗?真好呢,很帅气哦。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有梦想过当警察呢。”

濑名自问自答的说着,也许是因为游木在吃东西的缘故,虽然被问“前辈不吃吗”但是为了身体健康只能均衡饮食了。

“游君很忙啊,好像又变得有点瘦了,虽然还练出了一点肌肉,看起来也经常熬夜啊,应该是没有女朋友的吧?”

当然不会有了,其实就算两年没见,濑名对于他的情报也了如指掌

其实也是因为心里有泉,他占了很大一块地方,童年,少年,青年,现在。因为他占的分量太大了,所以根本塞不下其他人。

游木只是默默的听着,

然后突然的,灯熄了。


帘子里小桌上的蜡烛还没灭,他继续吃着。

外面大厅传来了女人惊恐的叫声与高跟鞋踩在地上啪塔啪塔的声音。然后是微微的,几乎被淹没的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。

“游君不害怕吗”濑名也一点没动,手撑在桌子上笑着看他

“前辈还是那么小瞧人,我也是当了警察了啊”

“多谢款待”遊木真用餐巾擦了擦嘴。

“然后,泉哥哥你,是所属knights的怪盗吧”

撑在桌面上的那只手,与刚放下餐巾纸的手,被一个手铐,拷在了一起。

“这是命运的红线吗?哎呀真是让人害羞,原来游君是束缚系男友啊。”
“既然知道了我是怪盗……难道不知道要小心怪盗没有放在明处的那只手吗”

“!?”

戴着白色手套的另一只手拿着扑克牌干净利落的将手铐斩断了

“真可爱”

泉绕过桌子,将他的小学弟压在沙发上

“不过情报推理很厉害哦,值得表扬,乖孩子乖孩子♪”

而游木的另一只手,也将藏在背后的手机,拨打了出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喂~是泉酱吗~?人家已经把该拿的东西都拿到,开始准备实施轰炸了哦”

“死人妖,我在三楼仓库,避开那,别把楼炸塌了”

“哎呀,人家知道的~怪盗怎么会杀人呢,人家只是制造一点华丽的效果啦♡”

“……”
此时的遊木真双手已被反绑,只能零星的听到泉用耳麦对话中似乎有要炸楼的字眼,于是朝他大喊“如果伤害普通群众我可饶不了泉桑!”

濑名泉挂掉了耳麦向真走了过来,“还有担心别人的余裕啊,真是的。

不要仗着哥哥喜欢你就觉得自己没有危险啊,游君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坏孩子呢……?”

他抬起了游木的下巴吻了上去,戴着白手套的指尖紧紧扣着遊木真的嘴,迫使他张开嘴将软舌送出,然后自己的舌头与他纠缠着,舔吻着他的上颚。

“哈……哈啊……”

他的尖头皮鞋踩在遊木真跪着的大腿上,并没有使劲,却也硌的对方有点疼。

外面有轰炸声传来,泉却不急不慌的将还带着手套的手指伸进真的嘴里搅动,对于柔软的舌头略显粗糙的材质摩擦着,时不时有透明的唾液滴下。

“游君,真是H,还是对我的触摸没有抵抗呢”

“来打个赌吧游君,看看是你们Trickstar先来救你呢,还是我们knights先带我们回去呢”

他继续玩弄着游木的舌头,另一只手还往遊木真的衣领里伸。看着对方渐渐变得朦胧的意识和迷离的眼神,濑名泉知道他要赢了。

“我可是很爱护游君的,”他解开绑着游木双手的绳子“毕竟游君是我一生的挚爱,是我的宝物”

他把游木抱在怀里,一只手捂着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,另一只手又开始往下探索
“呜……唔嗯……啊、”

这时耳麦响了。

“泉君~泉酱~泉桑~我们来接你了哟♪”

直升机探照灯的光射入并不怎么明亮的仓库

“嘁……不过我赢了哦游君,你是我的了,
再也不会离开我了”

泉拿披风遮住了有点神志不清的真,抱着他上了飞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周后

“啊~~人家也好想有男朋友啊,泉酱真是秀死人了”
看了看正在看书的遊木真和他终于好好表白了的,两手抱着他的濑名泉,鸣上岚如此感慨到。

“闭嘴不要打扰我死人妖”

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一眼,岚也识趣的跑到了一边

“说起来泉桑,该放我回去了吧,Trickstar的工作已经堆了一堆了”看着书头也没抬的遊木真说到

听了这话濑名泉的手勒的更紧了“不行!这是打赌!愿赌服输!”

“泉桑跟小孩子一样,那要证明这不是一个公平的赌约的话,你就能放我回去了吧?”

“???”
“看我手机的通话记录啦,那天晚上我就知道你们会有大动作,所以通知了Trickstar的其他人不要赶来,可能有生命危险,但是我没事,因为泉桑会保护我嘛w”遊木真笑着说

濑名泉居然有点委屈,“什么嘛……那你干嘛要陪我一星期啊……”

“因为我也喜欢泉桑啊”

两个人面对面的落下一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啊啊啊——受不了了,阿木不回来工作堆了好多啊——”的明星

“虽然有点麻烦只好做了”的衣更

“……”什么都不说但是在认真干活的北斗

门“啪”的一声被推开了

以及

“嘿嘿!我回来了!大家有没有想我啊!”的游木

“欢迎回来!!”

游木坐了下来

“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啊!knights其实是泉桑,岚前辈和司还有……”

“早知道了”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到

“唉?……原来只有我……”


最后四个人加班加了个爽

—fin—

评论(4)

热度(117)